半吊子

谁会想要跳进脏水里啊,人类总是等着自己以外的某个人为自己牺牲

【鹏白】发烧+kiss+告白

题目点题\^O^/

@猩红 换的粮!我个人觉得鹏白也挺好吃的!!可惜他们那么好,我却写不出来那种韵味╭(°A°`)╮

ooc注意!!

1.

白骨精的邻居家有个讨厌的少年,小她五岁却对她没一点礼貌,还喜欢恶作剧,是个极其不安分的家伙

他做的坏事不计其数,白骨精总是怀疑这家伙风纪委员的职位是有黑幕的,天知道在学校里是什么样的德行,她是完全没见过如此衣着不整,吊里郎当,存在本身就是扰乱风纪的风纪委员的


‘真是世风日下啊,学生一点没有学生样’

某大学生老气横秋的感叹,完全不在乎自己高中时也有过当不良的黑历史


推开门,白骨精习惯性的皱起了眉,这个习惯依旧是隔壁的少年的锅

他不知道从哪摸清了她的上课时间,待她要出门的时候就倚在两家间的矮墙旁,毒舌的开始跟她搭话


“嘿,女装大佬,又要上课吗?可是我瞧你有忘带的东西喔”

“什么东西?”

“脑子”他嘚瑟的笑起来,用手点了点头部

这是令人厌恶的隔墙第一次对话,不知道是不是瞧出了白骨精的反感,所以这项行为反成了他的日常,必须调侃一下才称心


“你要出去?”比平常有点哑的声音,站在那的就是白骨精恨得牙痒痒想哪天好好拖出去揍一顿的少年——金翅大鹏


“你要出去?”不耐烦似的,大鹏急切的催促她回答

白骨精隐隐觉得他有哪里不对劲,但不受束缚的个性依旧打算抬杠起来“是又怎样!某臭小鬼不是把别人的隐私都调查完了吗?还问本人做什么”


“要知道这点东西还用不到调查的好吗”大鹏撇撇嘴,上下打量了她一会,有些头疼的扶住脑袋“穿成这样出去?”


“不要以为穿上花里胡哨的衣服,自己就是女生了”


听到这句话白骨精终于忍不住暴动,太阳穴的旁边有青筋在跳动,将攥紧成拳的手缓缓抬起,天杀的,这家伙哪里不对劲了,不依旧是平常那副欠揍样吗!!!欠揍得要死的样子!!!


“别去啊,你这白痴程度去了以后也不怕被人骗”他捂着头,语气终于软了一点,好像在强撑着自己讲话


天知道,他是怎么猜出白骨精要去约会的


“喂!你是不是发烧了?”终于看出了什么端倪似的,白骨精一个箭步靠近隔着矮墙把他拽了过来,手贴上大鹏的额头,果然。


被硬生生的拉扯过去,大鹏觉得难受,想挣扎开,却病殃殃的力气使不上来,只能嘟囔抱怨道“男人婆对待病号也这么粗暴的吗?”


“嘴贱的小鬼”


“嘿,那是因为你有一身槽点来让我吐槽”


“你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存在,有人会拖着生病的身子起来就为了毒舌人吗?”


“放心,就算是刮风下雨我也将雷打不动的为您提供优质服务”


不行,这对话再进行下去,白骨精觉得她会忍不住殴打病人

“你父母呢?”她收回手

“哈...?”


2.

“敢情你是那种会推掉约会来照顾病号的大好人?”


“我只是要借机让你欠个人情而已”白骨精回嘴道,顺便手上不怠惰的把刚换好睡衣的大鹏往床上推


“我可是为了你特地推掉了约会,你该想想怎么报答我才好”

着重的强调着‘推掉了约会’和‘报答’看起来是颇有一股认真的意味,大鹏盯着她看了一会想原来男人婆的脸也是很好看的

其实白骨精本来就很漂亮,皮肤白皙底子好,只是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整天洒脱的如男生一般让很多人都没注意到罢了


但是总会有人发现的,她明明就如宝石般美好

总会有人先行一步抢走她的


“甜品店的招待卷我有两张”当白骨精以为这家伙已经不打算回话的时候,他终于幽幽的开口了,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连带着声音也哑了,低低的声音在空气里染上了点暧昧的温度


“你推掉的约会,我还给你”


白骨精微微一愣,脸上又随即爬上了羞红色,微微有些发烫,金翅大鹏满意着对方的表情然后蜷进被窝里开始休息。将自己的表白丢给女孩一个人去纠结。


3.

天知道她堂堂一个已成年的大学生居然被一个芦花鸡臭小鬼给撩了,简直是她人生中的一个污点,奇耻大辱,严重点说,这事传出去她的一世英名都毁了!!


事情果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金翅大鹏以为自己藏在心底的爱恋终于告白出去的时候,对方的粗神经已经让其完全避开了正常的接收轨道


胸口如此雀跃,一定是天气的缘故吧

这样不着边际的解释白骨精也就只能骗骗自己


“因为小孩子的话而动心什么的...”白骨精搅拌着汤勺,眼睛死盯着锅内的白粥但心思却不知飘哪里去了“不可能的!”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害羞的余潮还在,现在爆红了的脸着实让人觉得可爱


4.

“我觉得你该去趟医院”白骨精端着煮好的白粥上来,看了眼病情有点恶化开始发热发烫的大鹏,真心地提出的建议

“不过打点滴需要先吃点东西”

“喂!芦花鸡还听得到吗?”她疑惑,小声嘟囔着“不会是睡着了吧?”


好烦!

好吵!

那个熟悉的声音能不能停下,嘈杂到让人头疼!

大鹏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四肢疲倦的不想做任何动作,但是看到了想要的东西——抱起来应该还不错吧


白骨精突然的被往后拉了一下,刚放下的碗碰撞了下桌子,差点泼了出来


“喂!你个混蛋做什么...”暴躁的话语还没能说完,被突然的打断了,有些发热的嘴唇紧贴了上来


真是聒噪啊——要是能闭上嘴就好了


为了更方便亲吻,大鹏的头微低了下来

明明比自己年长,个子却依旧这般矮小,那看起来很坚强的她,蹂躏在怀里也是如此的纤弱啊——男生的生理优势为什么这么大呢


他不留余地的猛攻,白骨精挪着脚步,神经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但是却本能的频频向后退去,大鹏伸手一揽把她圈在怀里,舌尖撬开了对方的唇,有软舌在寻求着温热,猛烈的索求厮磨着,直到白骨精忍不住的溢出嘤语,那一瞬间比其他几次梦境都动听得多,连大脑都要被麻痹了


娇喘微微的互相缠绵,极尽色情的的拉扯出银丝


白骨精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事

来不及防备就被吓得腿软,整个人摊在大鹏的怀里,甚至隔着衣物还能听到有节奏的心跳声


想要强站起来,但是酥软的骨头反而让她趔趄了一下“天杀的混蛋!!”明明是愤怒的声音,听起来却夹杂着微妙的别扭和羞涩


“哎...?”大脑的混沌好像散开去了

大鹏后知后觉的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然后证明了什么叫做语不惊人死不休

“啊...搞错了,不是做梦吗”

他理了理头发,像是发现了衬衫上的纽扣扣错了一样的给出了平淡过头的语气


“嘛...总而言之,就是这样”他起身,明明虚弱的也没什么力气了,却是硬把白骨精给推到了房间门口——也许该庆幸于她的不在状态


“约会的时候,请给我回复,谢谢”

话落就关门,甚至还听到了反锁门的声音


大鹏把自己扔进床单里,温暖的好像还留有她刚刚为他整理时窃到的温度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即使如此,就算抬起手,把脸捂着依旧有些微窘

“逊爆了”

是的,超级逊啊


‘她那反应又是什么啊’

羞红了脸,好像清晨渐染云层的早霞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啊’

喜欢到差点把她拆骨入腹了

真危险


end


·经过七年之后?八年之后?“我是配音一方通行的冈本信彦”——这样打招呼的冈本先生 。
·日高:“在这之前的电击祭绝对要来!”
·冈本:“下次请(一定要)喊我!”
·看见茵酱的抱枕包包的冈本:“是上条先生的右手的缘故呢。”
·日高:“希望最后之作的商品能完售!”
角色和喜欢的镜头
·日高:“冈本先生就是一方通行哟!”
·冈本:“去死和狗屎之类的不会说的啦!”(笑)
·日高:“最新话已经看了两遍了!”
·冈本:“最后之作像女神一样……”
·说着喜欢的一方通行的镜头的日高:“在手机里保存了最后之作的照片,喊着最后之作的 名字,还有猪排(chop?)”
·冈本:“演别的角色的时候,‘请像一方通行一样’这样的要求多了起来。注意了一方通 行比其他角色富裕的地方。”
·日高:“才不是呢!”(笑)
·冈本:“超电磁炮S‘压缩压缩’那里的镜头,天空在转动变成紫色的感觉好厉害!”
·冈本:“喜欢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的电话那里的镜头。互相都没有注意到然后打了电话, 好帅气!”
·冈本:“最新话的垣根的翅膀好厉害。”
·主持人:“童话**。”
·冈本:“对对童话**!”
·冈本:“1期时候的一方通行太天真了。”
·冈本:“土御门和前辈一样呢!”(笑)
以心传心活动
·2人:“佐藤小姐和新井小姐的组合不会赢的!”
·冈本:“阿部桑是某系列头号粉丝。”
想和对方演的角色一起去旅游的地方是哪里?
·冈本:“暖和的地方挺好的!”
·日高:“日语通用的地方就很好!”
——夏威夷。
冈本:“想在夏威夷看到最后之作穿泳装的样子。”
一方通行的对手是谁?
——上条桑。
日高:“看了最新话,果然一方通行的对手不是垣根而是上条呢。”
说到涉谷的话?
——忠犬八公。
日高:“在这里(会场)迷路了。”
说到味增汁的配料的话?
——豆腐。
日高:“冈本桑看起来好像喜欢豆腐的样子。”
2人:“目标是全对!”
冈本:“(听到之前阿部桑的回答,茗荷)感觉合不来的。”
说到法国的话?
冈本:“(一边看着客人们的反应)诶,这么短的吗?!”
——冈本:巴黎
日高:埃菲尔铁塔
冈本:“温泉和箱根(阿部和井口的回答)都有0.5分的话巴黎和埃菲尔铁塔也应该得分! ”
——观众席的鼓掌得到了0.3分
最后以4.3分得到了第二位的冈本&日高组。
猜谜环节中在某科学的一方通行的海报板上签名。真感动第一次看到两人写签名的样子!
·冈本:“某科学的一方通行的动画化消息是在录音室得知的。”“(科方漫画)原作也是 很多年前开始一直持续连载的,想着3期什么时候来啊,(结果)2个一起来了!”
·冈本:“(被问到之后会有哪里精彩的地方)剧透真的好吗~!”(笑)
·冈本:“(知道科方的cast还未定)那个吃糖的孩子也还没决定?”
·日高:“(因为某科学的一方通行里增加了很多纠缠一方通行的女性角色)我很担心!还 是喜欢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组合!”

群宣ヽ(´・д・`)ノ有喜欢通禁的就进来玩吧

【通行禁止】想死的积极少女

风摩挲着最后之作的脸颊,温柔的搂抱她纤细的腰,感觉有冷空气灌入了胸腔,淘洗着肺腑,就连呼吸都变得愉悦,有无尽的快乐在周身浮起,拉扯着最后之作想要拖她一起去极乐共舞


身子在栏杆处摇摆不定,这个危险的动作却无人发觉,阳台总归不是漫画中的逃课圣地,为了安全而上锁其实是合乎情理的,再加上这个时间点没有学生,滥用职权的偷到钥匙真的是明智的决定,最后之作这样偷笑的想着

这个下午是个和平时无差,不,甚至比平时还要柔和的午后,有金灿的阳光在照耀,暖暖的线打散在身上,连生而为人的腐烂味都冲刷干净了——真是个适合去死的好日子


这里要提前说明了,最后之作才不是《人间失格》里叶藏那般迷茫颓废到堕落的主人翁,相反最后之作还有个叫“向日葵”的外号,周围的人都喜欢这样打趣她,当然那善意和正能量的感染力也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了


周围的人喜欢这样叫她,所以最后之作也欣然接受了,她一直积极向上,从未有过绝望一说,所以,将她现在的行为用“因绝望而做出的轻率举动”的句子来描绘是不恰当的

不恰当到如果当事人知道某某某有这样的想法以后会一定咬牙切齿一脸气愤的找他说理的程度


怎么可以用这么低级庸俗的话来评价呢

那尽显敷衍之意的推测一看就知道是最陌生的路人看客会说出的话语

最后之作是个积极少女,就连向死亡迈进的步伐也是积极的


最后之作往下望了望,从高到低观摩着学校的建筑物和绿色种植,微微有些皱眉,用跳楼来结束生命委实不是一个好方法,若是尸体的模样太过残破血腥,给看到的人留下心理阴影该怎么办好呢

但是她眼珠子转了转,将那细丝大小的顾虑转瞬又丢到了脑后,嘴里嗫嚅到“总会有办法的,御坂御坂相信他们”

捏住栏杆的手又松了松,最后之作可能有那么点纠结,但是表情倒还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你...是白痴吗?”

突然的声音从正后方传来,最后之作吓了一下,带点疑惑怯怯的转过头


隔着栏杆,现在站在最后之作面前的白发少年半抿了口手中的咖啡,表情温吞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刚刚说出的话语的确冷冷的,像冬天的湖水


“...白痴?你是说御坂御坂吗?”


“你果然是白痴吧,我面前除了你还有谁?”


“过,过分!居然对第一次见面的可爱的少女说出这种形容词!!御坂御坂感到气愤!!!”


“少女?从这里跳下去了就只有一滩烂泥了,哪来的什么少女”少年对少女或者说马上就可能成为烂泥的尸体的话语显得不屑一顾


“... ...”


最后之作嘟起嘴,对不能再反驳少年而感到挫败,有些悻悻的握着栏杆,两只脚从地上借力,用力往上一蹬,屈膝压在了矮栏杆上,然后一个跳跃稳稳的落在了安全区域的阳台地上


令人心惊的动作却完成的的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嗯...果然是白痴”少年静静地看了她一会,然后眼角一敛,给出了嫌弃的发言


“如果你是在讽刺御坂御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话,御坂御坂可是会真的生气的”最后之作看着他的表情,甚是熟练的get到了对方的深意,有些按捺不住的举起了拳头,全身一股蓄势待发的样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稍微压住了火气,最后之作熟稔的靠近已经坐下休息的少年“这里明明是不对学生开放的,御坂御坂疑惑到”


“之所以不对学生开放明明就是为了防止类似你刚刚的举动发生”少年咧嘴笑道,眼里不尽讽刺,随后继续说“你大抵是借职偷偷备份了钥匙对吧”他用手指了指最后之作风纪委员的袖章“我跟你差不多的”


少年说话间又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摇了摇罐子,好似已经没有多少剩余的了

最后之作一脸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少年,丝毫不在意这是不是会让对方窘迫的动作,或是她的视线太过炙热,对方眉间郁结了一下,然后眼睛直直的迎上来,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


没有诗意,没有梦幻,甚至一丁点的浪漫感情都没有的视线在阳光下互相交融至对方的眼里


“你头发的颜色是天生的吗?——御坂御坂问道”


少年点了点头“白化病知道吧?”

咖啡终于还是喝完了,他不再僵持与最后之作的对视,转头眯起眼,瞄准了垃圾桶的方向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啊”


像是本来就这么计划好的一样,当咖啡罐“哐当”一声的飞入垃圾桶里后,他再次把视线转回来,放在了最后之作身上

“你为什么要自杀?”

依旧是那冷冷的声音,问话直白到一针见血的程度,干净利索的省去所有的赘余


最后之作听到他的问话,忍不住低声的笑

她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笑不免显得太奇怪了,所以她支起手把嘴给掩住了,但仍然有些散碎的嗔笑声传到了少年的耳里


不满的皱了皱眉,少年不知道是不是再为她散漫的态度而生气


【“小鬼,你很阳光也很乐观”那个人一反往常的放轻了声音,可能是身体有些虚弱,那细细的话语温柔的如风一样,好似可以一吹就散“所以,带着这些我没有的东西给我积极的走下去”】


有什么画面从大脑的记忆夹层里被抽了出来,最后之作笑够了,擦了擦有些酸涩的眼睛,眼角有些湿润,大抵是刚刚笑出了生理眼泪


“你大概以为御坂御坂是在轻生”明明用的是可能性的词语,但显露的感情却是一口咬定的确信“但不是的。御坂御坂只是打算积极的去死而已”


少年的神情有些古怪,欲开口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翕合了一下嘴唇,静静等待下文


是的,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词语搭配——最后之作也觉得这是该解释一下的要点


“这是御坂御坂和那个人的约定”她缩了缩手,感到身体有点颤,果然就算是初秋也是一股让人瑟缩的冷“御坂御坂跟那个人约定了,要积极的走下去的”


最后之作耐不住坐,起来抖了抖裙摆,然后把自己搭在了栏杆上,继续开口说:“御坂御坂很努力了喔!为了履行和那个人的约定,御坂御坂每天都是精神满满的!因为早上都有跟那个人的照片打招呼,所以那个人也一定知道御坂御坂没有食言”


少年突然觉得她语气里渐渐染上了一点黯哑,但是不尽然,其实也只是慵懒而已吧


“......”


最后之作默不作声了良久,当他以为对话已经要终止了的时候,他又听到她嗫嚅的开口,声音比刚刚还低了一些,像是毛毛虫在绿叶上缓行


“没有兴趣的课程很多,但是御坂御坂一科不挂”


“同学交际真的很累,但是御坂御坂依旧有很多个朋友”


“面包加鸡蛋的早餐吃多了很腻味,但是御坂御坂有好好做到不挑不浪费”


“今天很无聊,明天也很无聊;但是今天的御坂御坂很积极,明天的御坂御坂也会很积极”


最后之作停顿了一下,微微抬头看着暖暖的太阳,眼睛被光线刺的眯起来,但是却勾起嘴角,笑了起来,没有一丝的不适

她是“向日葵”啊,就算再怎么骄阳似火,哪怕毒辣的光线打焉了黄灿灿的花瓣,她也要面向它


“积极的意思是肯定的;正面的;促进发展的;努力进取的;热心的”最后之作像背公式一样的把意思一个一个的说出来,几个词似乎已经在嘴上磨练过多遍,与其他的词句相比机械化了不少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突然想去死了”

最后之作淡淡的陈述,脸上挂着与说出的话语不符的温和的笑

“所以决定积极的去死而已”

温柔而坚定,仓促而决绝


少年听她说话,咀嚼着那些句子,然后得出了判断——

少女被掩在了缤纷落叶的底下,在这个秋天之前的某个季节,某个有人离去的悲伤的季节


她本应该不属于这个秋天的

但是不知道该归咎于谁的错误就放在那,不大不小,半死不活,楞是让最后之作无法挣脱开来


“你很像他”最后之作的语调提高了一点,饶有兴趣的继续打量少年

“那个人也是白头发红眼睛”

“像小兔子一样,可是脾性却是猫咪,总是冷冷的摆出傲娇脸”不知道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愉悦的事,她的脸颊开始染上漂亮的霞色,在少年看来终于生气了一点“啊!!他还喜欢喝咖啡,御坂御坂兴奋的提出你们的相似点”


“你和那个人真的很像”


“就是有点可惜”最后之作状似苦恼的揉了揉眉心“你不是他”

最后之作最后露出了考试考砸了的有点挫败的苦笑

可是最后之作没有挂科过,所以这个苦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味了


少年站了起来,看了眼手表,似是在意时间“我该吃午饭了”

最后之作觉得有点奇怪,明明他上来的时候午休的时间就已过半了——

“不按时按点吃饭对身体不好喔御坂御坂善意提醒你”


“啧,提前知道并避开你的自杀现场正好不会因限制级画面而把午饭吐出来”少年摆摆手“不按时按点真是幸运”


“...再见了”


“嗯,再见”


好了,回到正题,最后之作今天也很积极

end.


碎碎念

碎碎念...怎么总感觉吃通行禁止的多是一方那边的杂食党,像我这种lo粉并且对这对cp洁癖唯爱的人真的一个没有吗?QAQ...

(私心tag)


++++++++++


为了不显私心,装作来征求意见的问问

下一个通行禁止的梗(题目)哪个比较好(?)

1.情书

2.想死的积极少女

3.冬眠


【原创】情书(?)

「喔喔!这个人终于承认御坂的存在了,御坂御坂感到非常骄傲。」


茶色的头发,灵动的双眼,被克隆而出生的工具——last order


如同其他卖萌的萝莉一般,最后之作也是这样的可爱外表出场,可能已经是让观众腻味了的形象,可能审美疲劳让人对这个孩子不那么关注,但是她就默默的,静静地,依旧为着在乎她的孩子发光发亮。


她是个孩子,什么都明白的孩子。


学习装置强制的灌入知识,预定的好管理的身体形态,作为牵制两万个妹妹的工具,背负着恶意而降临的孩子


她可以谴责,可以斥诉,她有着怨恨他们的权力,但是,她拒绝了这个选项。


「可是,御坂还是很感谢你的,你是救星也是杀神,你是爱罗斯也是桑纳托斯」


她是个十岁的孩子,但却做着姐姐般的工作,宽慰着伤害着妹妹却自我厌恶的一方通行。


想要拯救他

想要拯救一方通行

希望他不要那么痛苦,希望他不再受伤。


只是简单的理由,她毅然决然的站出来,作为阳光,想要去温暖那个孩子。


她接二连三的受到了不该有的伤害,但是她却更在乎那个人


他又为了她而受伤了,最后之作忽略自己般的最放在心上的还是那个遍体鳞伤的温柔的怪物。


最后之作没有那么强的能力

最后之作只是个十岁姿态的孩子


「他很脆弱,受了很多伤,不仅无法守护手中的事物,就连救人的双手也弄得满是伤痕。」


那么的弱小的她却看透了那个最强,伸出的稚嫩的手连防护都做不到,却坚持的想要抚慰那个白发的少年。


一方通行保护着最后之作,但是最后之作也保护着一方通行,多么的想把他带到光明的地方啊


她是太阳,她是一方通行的太阳


「已经不用再做这样的事了,御坂御坂试着传达正确的话。」


毫不畏惧的,向着濒临崩溃的一方通行靠近,那是她想保护的人,是小小的最后之作想要保护的人。


就算会被伤害也好,就算变得破破烂烂也好,一点点就好,御坂御坂想要给予这个温柔的人保护和温暖。不曾一次的,我都这样揣摩着这个女孩的心情。


是怎样的坚强和阳光支持着这个少女?明明已经受到了那么多非人的待遇,却依旧挂着笑脸,一次次的迎接同样受尽伤害的一方通行,啊!不是不痛苦,只是不能展现给这个人看而已,让他担心是不行的,御坂必须给他最好的笑容。


「不过,太好了,御坂御坂发着呆说到。终于,过了很久以后,又看见你的脸了,御坂御坂试着伸出手。」

(虽然这样说着,她小小的手还是没有动只有手指在微微地颤动。不知道是否察觉到了,最终信号继续说到。)

「以后有机会,大家再坐到一起吃饭吧,御坂御坂做出提议。黄泉川的炖汉堡包很好吃的噢,御坂御坂得意的说。」


痛苦也好,受伤也好,只要这个人在最后之作的身边,最后之作就会努力的微笑。


小小的身体,饱受着恶意的施害,却仍然为了温暖他而努力。


她的命运夹杂在模糊的不知道黑暗里的谁的手上,她努力的想活下去,却总会迎来更大的伤害。想要从深渊的水里出来,却被拽下去更呛了几口水,喉咙刺痛着,虚弱的再呼救,也只有那个她心疼的不行的人再一次为她负伤。


最后之作不想他染上悲伤痛苦,小孩子般任性的希望跟他继续在一起,却也知道他有着不得不做的事情。


「不要啊」

「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啊,御坂御坂试着请求」

小小的最后之作,坚强着,努力着,就算再次被黑暗湮没也好,现在还能在阳光里和那个人在一起,便是她的幸福


喜欢这样的last order

喜欢她御坂御坂的语癖

喜欢那个身着连衣裙套着男士白衬衣的孩子

喜欢

超喜欢

非常喜欢

喜欢的已经不知道怎么喜欢这个喜欢着一方通行的十岁少女了


——来自一个喜欢的人刚好是纸片萝莉的人的感情宣泄


真的,最喜欢你了,last order。


通行禁止!!啊啊啊缺粮中!!
(等会就去自割大腿写文好了)

原谅我丢一个半成品图,本子不在手上,完成品只能之后的之后再补上了
(tag再一次不够用,我就是这么贪心)